塔夫茨大学中的孔子后人

文 | iTufts采访小分队

写在前面的话

       塔夫茨大学是一个藏龙卧虎的地方,学生当中有各国的大使,有欧洲的公主,有美国的名媛。还有一位是中国儒家思想开创人孔子的第76代正统传人,塔夫茨大学医学院神经学教授孔(令)栋。作为塔夫茨大学为数不多的华人教授,以及他与中国传统文化的渊源,iTufts小编特地深入采访了孔教授,以下便是采访文稿。

关键词:学术生涯

       我在国内完成本科教育,在博士研究生阶段来到哈佛大学医学院进行进一步的学习和锻炼,然后在2014年受邀在Tufts 大学医学院神经科学学系建立神经代谢实验室,并同时担任波士顿肥胖和营养研究中心转基因动物实验室主任,以及哈佛医学院贝斯以色列研究中心FNL实验室神经营养中心的主任。一路走来,我选择生物医学,尤其是和脑科学相关的研究领域完全是个人兴趣使然。

 

当时做研究的时候,我发现在中国的哲学思想体系中,大多数的情况不是从A到B的直线思维, 而是从A 到B到C, 最后又回到A的过程,这种互相促进、相互制约、以及有着不断循环的复杂概念让我对代谢疾病产生了浓厚兴趣,因为我们知道,代谢疾病即是一种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复杂性疾病,诊断和治疗也都很复杂。我于是决定用基因变异的动物模型来研究代谢疾病,比如肥胖和糖尿病。在研究过程中,我们发现代谢的平衡受到大脑的严格调节,而且很有可能大脑中神经细胞的功能异常才是许多代谢疾病发生的根本原因,这于是成为我接下来的研究方向,也使得我们成为为数不多的几个针对神经代谢调节的实验室。刚开始的时候这个方向并不被看好,很多专家很难否认以往几十年的研究结论而认为血糖以及胰岛素作用是可以,甚至是主要是由大脑控制的,其实在科研中这往往是一个好现象(哈哈),侧面证明一个领域的探索还比较浅。而接下来越来越多的证据均证明了这个研究方向不可估量的前景。所以我的研究方向的选择,既是偶然的,又有其必然性。

关键词:塔夫茨大学

        塔夫茨大学最吸引我的地方是它的精英教育个性化发展、以及自由的学术氛围。 在这样的环境下,人与人之间的交流非常轻松自由,优秀的学术资源,先进的科研条件,以及塔夫茨大学对于我研究的各方面支持,再加上学校极高水平的学生素质,让我在很多选择中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它。

关键词:川普

       川普上台以后对学术界和科研的影响肯定是有的,就现在来看恐怕负面影响会更显著。比如,昨天的新闻报道,川普政府准备呈交国会批准将2018年联邦科研经费削减20%,包括美国国立卫生院以及美国国家科学基金。这对美国的科研机构和科研人员将会是一个巨大的影响,最关键的是,这可能使得许多有可能极大改善人类健康的项目难以为继。一方面,重大的科研项目确实需要政府的强力支持,比如以往的基因组测序计划、脑计划,以及针对癌症治疗的射月计划。 而另一方面,美国的科研经费又有其来源的多样性,尤其是各类个人和社会基金会的捐赠。而后者在美国的医疗科学发展中往往起到了异常关键的作用。针对接下来国家层面的经费锐减,我们也希望能呼吁我们学校的校友及各类相关组织能积极考虑对我们学校重大科研项目的支持。比如,自从我在塔夫茨的实验室成立以来,除了受到联邦基金和学术组织的经费支持外,我们还收到了许多私人的捐赠,尤其是当大家的家人或朋友深受糖尿病的折磨而我们前沿的研究又很有希望在不远的将来帮他们更好的恢复健康的情况下。这些慷慨的捐赠极大的帮助了我们的研究,使得我们更有能力高效地推动一些高风险高回报的重大课题。

关键词:中美科研对比

        简单来说,中美之间尽管还有不小的差距,但此消彼长使得这种差距在不断的缩小。从2007年开始,由于金融危机的影响,美国的科研经费支持力度有了明显的下调。尽管在奥巴马总统执政的后期,科研经费有所回升,但依然没有回到金融危机前的水平。 中国在这一时期,对科研的重视和支持使得科研经费一直在大幅的增加。人员的培养和科研成果也有目共睹。虽然中国在这方面的投入依然在增加,但相对资源最近有减少的趋势。 我们一直在积极的与国内同行进行交流,开展广泛的合作,以及互派研究生,并取得了很好的突破。 我认为中美的科研会继续在这种合作中共同进步。

关键词:孔子后人

       我是中国古代伟大的教育家、思想家、被几千年中国社会尊为圣人的孔子的第76代 (孔(令)栋),对此我有着一种自豪感,同时,也因为受到家庭先辈的影响和孔子所倡导的伦理道德的影响,有一种自觉的来自骨髓的压力,但是它对我的出国以及所从事的研究等没有什么影响。从另一方面讲,孔子与我毕竟隔了2560多年,孔子的智慧和他思想的伟大,不能说明他的后代也同样优秀,孔子的后代与任何人的后代一样,是普通人,平常人。当然,这从生物学的角度也可以解释,经过几千年的传承,理论上来说,我身上可能只剩下了一条 Y染色体还与祖先保持一致。大家知道,在所有的染色体当中,恐怕也只有Y染色体的功能比重最小。所以,从“表型”来看,孔子的后人并不会遗传太多(哈哈)。

 

因为我来自中国,来自孔子的家乡,又是孔子的后裔,孔子实际上是中国在海外的文化标志,他的思想对中国几千年的社会有重大影响,已经深入到一个民族的品格和特性里面,在国外自然会在华人圈里面或者在不同国籍的同事里面等,有着一定的文化交流,孔子是交流的重要内容。我发现很多人知道孔子,但并不明白和真正的了解孔子,很多人对孔子思想的认识是片面的、肤浅的,当然华人圈内的不少人要比其他国籍的人了解和认识的多一些。海外也有不少研究孔子的专家,比如像我接触过的哈佛大学文学院院长杜维明教授,被成为新儒学的领军人物,在中国有很大影响。我建议大家有机会到我家乡也是孔子的家乡走一走,看一看,就会发相和了解你原来不知道的许多东西,孔子就会走近你,你也会走近孔子。孔子不仅属于中国,也属于世界。自两千多年的汉代以后,孔子的思想就成为中国文化的主流,不仅统治者尊孔子为万世师表,老百姓也尊孔子为圣人,为人处事都按照孔子的话去做,四书五经成为必读书,违背了孔子的话就是不听圣贤的话,虽然有几个阶段曾经出现过反对孔子的声音,但很快又回到尊重孔子那里去,因为孔子的思想都是一些普世价值,对不同阶层的人都有好处都容易理解,如仁者爱人、泛爱众、博爱,像礼之用和为贵,像和而不同,像孝道,像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等等,几乎无所不包,无所不至,另外中国还有佛教、道教等宗教,但都由于儒家的包容性和博大而兼容,所以孔子成为中华文化的主流。

在当今社会,由于中国曾经出现过文革那种社会变革,也出现过长达三十多年的以经济发展为中心,传统文化的东西要么被反对,要么被忽视,也由于随着信息的现代化和交流,西方意识形态以各种方式进入中国,所以很多年轻人接触各种价值观,这是时代发展的原因,不是孔子有变化,他的思想还是真理,不过社会更加多元化,是正常的。现在中国比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视复兴孔子的文化,这对恢复道德传统,和谐社会秩序有很大作用,相信会在不长的时间里,孔子会被越来越多的人所学习和了解。我作为孔子后裔,也会以自己的方式多介绍孔子和孔子的思想,这是我应该做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