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夫茨随记(一)

 文 | 陈子唯

    很多时候人们抱怨最多的便是,「新英格兰的天气简直不能更糟了」。诚然,我是憎恶着新英格兰的天气的。还记得开学初曾与人聊天时提及,「天气那样的阴沉我会抑郁的。」确实是这样,漫长的冬日囚困了每个人的生活:懒散,发闷不过是再平常不过的生活状态了吧。阴沉的雪天抑郁得让人无法呼吸,而雪后的艳阳,又将洁白的雪照地那样刺眼灼人。新英格兰的天也确实就是那样的喜怒无常、爱恨分明。

「雪后校园一角」

当然,也不能这样地决然否定这一切。我唯一喜爱的,便是走入十点钟静谧的学校食堂,坐在玻璃房一角,将身子往后一斜躺,然后伸个懒腰。面对着在上海可能三十年后也无法目睹的碧蓝天空望地出神:

「啊,新英格兰的天正是这样的分明。」

「晴天时的食堂」

    其实我觉得我是个太懒的人,不愿上学走太多路,也不想每天都结交太多的朋友。因此,一个不大的校园符合了我对大学的所有预期:不需要在校园里开车,十分钟就能走路从一头走到另一头;也不会在校内数万名学生中感到社交障碍。这是一个5500名学生左右的学校——比起文理学院又显得过于庞大,而与公立院校相比又相形见绌。最好的形容它的方式便是:走入喧闹食堂,总有一桌是妳最熟悉的朋友;走在校园,总会擦身几个相识的人,点头示意。

我喜爱学校的校园。但是卻感觉自己并不能形容出它的美。因为,一个人坐在个小山坡或者图书馆的露台上望着渐变的天际线,是一种无法形容的静与美。走在校园中,当交谈的学生从身边擦身而过并渐行渐远时,仿佛整个世界就只剩你一个人了。我可以听到脚下沙沙的脚步声,连身边拂过的轻风也在耳边奏响。这个寂静的校园给了学生太多思考的时间:使人心沉淀、使思绪蔓延到无边无际。

「夕阳下的校园」

    我尤其热衷于春天的校园。这正也是新英格兰令人陶醉所在。温和的阳光打在草坪上,恰到好处地融化了三个礼拜前草坪上的积雪。和着新泥和刚长出的嫩草的清香,我往草坪上一坐。眺望着远方的人来人往,然后打开一本书,一本笔记,一段音乐,感受春天校园的生气和属于学生独有的安详和自由。在城市生活了十八年以来,第一次可以静静地坐在某个角落而没有车水马龙的喧嚣。

我想这应该是莫大的幸福。

「草坪晒太阳的学生」

关于作者:

Hi 我是陈子唯Simon! 刚成为Jumbos仿佛如昨日,但是不知不觉已经要大二啦。希望能给新来Tufts的同学一些帮助,对Tufts感兴趣的同学们也要关注公众号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