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sch图书馆有一个被时间和地域隐藏的秘密

文|婧雅

塔夫茨大学Medford校区Tisch 图书馆一层和二层楼梯口中间放置着一幅大型壁画。这幅壁画被分成三部分,其中两部分安置在了Tisch 图书馆一层两侧的墙壁上,中间一部分则挂在了图书馆二层的墙壁上。该壁画名为《蓝色+红色+黄色=白色?——关于中国两个神话故事》(Two Ancient Chinese Tales – Blue + Red + Yellow = White? ),由中国著名画家袁运生先生在1983年作为塔夫茨大学旅居艺术家时所创作。他以中国古代神话人物水神共工“折天柱而绝地维”、女娲补天的故事为灵感,以个性大胆的色彩及笔触为媒介,创作了这幅壁画。

 

袁运生1937年出生于江苏南通,1962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1979年参加首都机场壁画创作,完成作品《泼水节——生命的赞歌》,倍受争议。1983年受到美国塔夫茨大学的邀请,以旅居艺术家的身份创作了壁画《蓝色+红色+黄色=白色?——关于中国两个神话故事》(Two Ancient Chinese Tales – Blue + Red + Yellow = White? )。他曾在洛杉矶、纽约、伦敦、阿姆斯特丹等地举办个展,现任教于中央美术学院。

 

袁运生的壁画在1984年塔夫茨大学Wessell图书馆翻新时被封存起来,只有其中的两部分在1996年Tisch图书馆开放时才被展出,直到2011年6月,壁画才得以完整地“重见天日”。值得注意的是,塔夫茨大学的“图书馆壁画”并非偶然出现,它有其独特的历史背景。塔夫茨图书馆壁画的封存与开放,也和历史上袁运生北京首都机场创作的壁画有着相似的命运,只是过程,没有那么曲折罢了。

 

一、震撼国内外的“首都机场壁画”

20世纪70年代末正是国内百废待兴的时候,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宣布了“对内改革”、“对外开放”的政策,迈出了中国改革开放的第一步;1979年10月,中国美术界组织了北京首都机场壁画创作。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次大规模的壁画创作,壁画总共七幅,其中就包括袁运生的《泼水节———生命的赞歌》。

中国美术界的这次创作,意味着在改革开放以后美术工作者开始享有一定的创作自由。但是袁运生壁画作品的展出仍在社会上掀起了轩然大波。

壁画局部

壁画中有三位正在赤身裸体沐浴的傣族少女,在现在看来这当然算不上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但是在当时这样的场景可谓是惊世骇俗了。用现在流行的话讲,袁运生“老司机”就在当时迎来送往的首都国际机场“飙起了车”,不仅上了高速,而且还超速了。海外媒体则报道称,“中国在公共场所的墙壁上出现了女人身体,预示着真正意义上的改革开放”,袁运生壁画的跨时代意义由此可见一斑。

就在壁画展出后的一个多月里,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纷纷前往首都机场观看壁画,据说“首都机场门前都停满了载人前来观看壁画的大巴”。

此次事件也吸引到了高层的注意,不少领导认为,这样的壁画展出真是“辣眼睛”。袁运生甚至还受到了当时中宣部部长王任重的接见,王希望袁能把壁画改一下,而袁则认为改画是一件丑事,对国家形象也会有影响,因此王和袁商讨以后则决定不改壁画。 在此之后,中国主要领导人邓小平也对壁画进行了参观。1979年10 月14 日《人民日报》还刊登了首都机场壁画的报道,称之为“一流水平”。然而即使是这样,壁画中的三名浴女还是被封存在了一堵三合板制成的假墙之后,达10年之久。

二、塔夫茨大学的“图书馆壁画”

 

在首都机场壁画的创作完成之后,1983年,袁运生受到塔夫茨大学的邀请,以旅居艺术家的身份(artist-in-residence)来到塔夫茨,创作了壁画《蓝色+红色+黄色=白色?——关于中国两个神话故事》(Two Ancient Chinese Tales – Blue + Red + Yellow = White? )。这幅壁画的故事分三幕展开。首先一幕是水神共工怒触不周山,折天柱而倾天地的场景,在这一场景里,共工的形象是猩红色身体冠以白色牛头的怪物,它的“胡作非为”给天地间带来洪水巨浪,女娲在第二幕场景里以“裸女”的形象出现了,她用五色彩石修补着天地间出现的缺漏,创造了人类;最后一幕场景里,如希腊神话里“潘神”一样存在的半人半羊在吹奏牧笛,“金童”由风筝牵引,赤身裸体的男男女女仿佛置身于“乌托邦”。

和首都机场壁画相比,这幅壁画风格显得更为大胆和前卫,混合了东西方的绘画艺术精髓,充满了个人主义色彩。壁画中的人像以夸张的身体比例呈现,水神“共工”作为一种破坏性力量出现在壁画中,在洪水过后的天上人间里,人兽共处,分不清个中差别。

这幅壁画在展出两年以后被封存起来,在1996年Tisch图书馆开放时重新展出,如今,经过Tisch图书馆一层二层楼梯口的塔夫茨学子都可以观赏到这幅带有“中国特色”的图书馆壁画。

三、最后

 

1990年,为机场壁画涂保护液的工人将假墙拆除,“浴女”重新出现在大众视野中,色彩如新。二十一年以后,在大洋彼岸的另一头,另一幅壁画也在塔夫茨大学Tisch图书馆进行展出,只是众人除了驻足停留,再不会像当年一样讨论起中国社会“开放自由”与“僵化保守”的观念,也再不会有新鲜猎奇的民众特地乘坐巴士前往观看壁画了。然而这样的一幅壁画却很值得让人思考一些问题,比如图书馆壁画里的中国神话究竟是实指,还是譬喻?如果是譬喻,那么它究竟指代什么呢?是指当时中国正在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还是指十六年以前的红色“革命”?或是“不周山下红旗乱”的时候?对于在1937年出生,经历了中国重要历史时期的袁运生来说,“图书馆壁画”《蓝色+红色+黄色=白色?——关于中国两个神话故事》也许是对当时中国社会变化的一个回应,也是他在经历了“首都机场壁画事件”以后的思考产物。来到塔夫茨大学的朋友们,不妨来到Tisch图书馆看一看这在1980年代制造的“中国记忆”。

来到塔夫茨大学的朋友们,不妨来Tisch图书馆看一看这在1980年代制造的“中国记忆”。

[参考文献]

王端阳.《袁运生首都机场壁画创作前后》《炎黄春秋》2016年第七期

林钰源. 《袁运生与<泼水节——生命的赞歌>》《文艺争鸣》2010/8

http://artgallery.tufts.edu/collection/updatesYuan.htm

http://tischlibrary.tufts.edu/about-us/innovations-and-student-awards/mural-resurrectio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