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工程学院曲建民院长

序言

从10月初 iTufts新团队组建以来,我们就一直致力于通过iTufts新媒体平台联结更多的塔夫茨师生校友,扩大塔夫茨 (Tufts) 在中文社群的影响力。在这样一种目标的驱使下,iTufts团队联系到了塔夫茨工程学院 (以下简称“工学院”) 院长曲建民教授,并非常有幸于近日与曲院长面对面畅谈了一个小时。曲院长于2015年8月加入塔夫茨担任工学院院长,成为目前塔大领导层中唯一华人。在此之前,他在西北大学 (Northwestern University) 土木和环境工程系担任系主任。在本篇采访中,他不仅讲述了个人赴美的经历,表达了自己担任工学院院长这一重要职位的想法,以及对塔夫茨发展的想法,最后还亲切表达了对中国留学生的热切期待。

三十余载美国教育教学经验

曲院长:我来美国时间很长了,1982年赴美,1987年在西北大学 (NorthwesternUniversity) 获得博士学位。之后在费城的宾夕法尼亚大学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做了两年的博士后,1989年加入了佐治亚理工 (Georgia Tech) 机械工程专业的教师团队,在那里进行了20年的教学工作。2009年,因为当时我在西北大学的博士导师退休,所以他们征询我是否愿意回去接管他的位置。在美国,能够回到自己母校、接管博士导师的位置是一件非常值得骄傲并且相当难得的机会,所以我决定回去。从2009年到2015年,我一直在西北大学教学。我的专业方向是理论和应用机械力学 (Theoretical and Applied Mechanics) 领域。在西北大学的时候,因为这个专业属于土木工程系的项目,之后我就成为了土木工程系的系主任。

 

充满领导力的不平凡职业生涯

当我们有很多来自中国的教职员工的时候,如果没有中国人在领导层,这群人的利益就不能得到有效代表,这也是民主在美国的基本运作方式,每个群体都需要代表来维护他们的利益,我认为我有责任并且能够胜任这一职位。

曲院长:我们很多中国学者在1980年代来到美国,我算是八十年代第一批来美国的中国人,之后有很多中国人就读于工学院,在读完博士后就在美国这边大学教学。一般而言,中国学者在工程领域成就卓越,但并没有太多人从事行政管理工作。我认为这有文化的因素,我们从很小的时候就被教导要特别细致严谨地专注在一件事情上,而不是参与行政工作;另一个因素:很多在美国的中国学者认为,在异国他乡我们算是少数群体,别人为什么要听我们说话呢?很多文化、语言上的障碍让中国学者不想加入到美国大学领导管理层。但我认为,当我们有很多来自中国的教职员工的时候,如果没有中国人在领导层,这群人的利益就不能得到有效代表,这也是民主在美国的基本运作方式,每个群体都需要代表来维护他们的利益,我认为我有责任并且能够胜任这一职位。
成为大学行政管理人员和常规教员的不同之处在于,大学教授做研究并出版自己的作品,影响力和声誉是通过别人读你的文章、知识传播、做研究来实现的。很多人从实验室里做研究可以获得巨大的成就感,发展新的科技、材料、设备,通过真正运用本学科领域的知识去影响这个社会,这种感觉是非常棒的!但是做行政管理的影响力是不同的,领导层的作用是影响到每个人的。比如作为工学院的院长,你可以决定雇哪个人,如何分配资源,可以把工作重点放在你认为重要的事情上。因此你不仅仅可以在学术领域里做出贡献,同时也可以影响到你身边的同事,帮助你的同事取得事业上的成功。我认为这是我成为行政管理者的另一个主要动机。

塔夫茨工学院—我心中的理想之地

曲院长:我有很多担任美国其他大学工学院院长的机会,但我认为Tufts是最适合我的。就私人原因而言,首先我想在一个大城市 (生活),我从小在哈尔滨长大,然后又去芝加哥读书,因此不希望有很多 (生活上的) 限制;第二个原因是我想在私立学校教书,在私立学校有更多的灵活性和自主性;第三个原因是我不想在太大的学校当院长,因为这样的话就没有时间做自己的研究了。领导一个小的学院能给予我更多的学术空间和自由。

学生在充分享有人性化的“文理学院”培养环境中,同时拥有接触并参与最新科研发展的宝贵实践机会。

就事业发展而言,如果你去到一个新的地方,做那个地方的领导者,你肯定希望尽可能为这个地方带来积极的变化。比如,如果说麻省理工 (MIT) 让我去做他们工程学院的院长,我可能不会去,因为这个地方的变化有限。相反,塔夫茨工学院极具潜力,它具有相当深厚的基础和学术发展前景,但工学院目前还没有特别顶尖,所以在这个学院担任行政管理者可以缔造不同。

塔夫茨在美国尤其在波士顿众强林立的高等教育市场中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美国大学基本分为两类:文理学院和研究型大学。前者包括我们熟知的卫斯理大学、威廉姆斯学院等。这类大学规模小,采纳通才教育模式,为年轻人进入研究生院做准备,而这类文理学院通常并不设有专门的工程学院。而以工程研究闻名的研究型大学,比如佐治亚理工、普渡大学甚至麻省理工大学等, 一般更强调学生的专业培养及研究能力,因此大部分本科生毕业后可以直接进入产业发展。这类大学通常本科生招生规模庞大,例如佐治亚理工大学,我曾工作过的机械工程系就有大约2,000名本科生,而塔夫茨整所大学的本科生才5,000人左右。由于此类大学更专注研究工作,加之庞大的学生规模,因此学生并不容易获得足够的关注。

与这两类大学不同的是,Tufts定位为以学生为中心的研究型大学,致力于兼具两类大学的优势。例如,工学院下面的土木工程系共有20多名教授,而该系全体本科生仅70-80名,相当于每3名学生共享一名教授,因此我们在很大程度上可以确保学生享受个人化的专才培养。另外,在我们面试新教授的时候,在保证其科研成就的前提下,同时要求其对本科生教育充满热情。因此,学生在充分享有人性化的文理学院培养环境中,同时拥有接触并参与最新科研发展的宝贵实践机会。在美国具备这样优势的大学并不多,布朗大学是最为接近的一个,其他学校包括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华盛顿大学圣路易斯分校,以及达特茅斯大学(但其研究实力较弱),西北大学(其规模大过于Tufts)。

塔夫茨工学院—不断攀升的明日之星

作为全美前三十的塔夫茨大学,我们发现过去二三十年排名相对稳定。主要原因是因为考虑到数据获得难易程度的不同,USNEWS等排名非常注重招生数据,而非毕业生结果导向数据。因此这类排名自我强化机制更为明显,也就是说,一旦学校名声达到一定高度(比如前三十名),则会吸引更多背景优秀的学生申请,所以我们会发现所有前三十的大学排名都很稳定,这也就造成了强者更强弱者更弱的结果。虽然在前30名强大竞争环境下继续向上爬升不易,但我认为塔夫茨上升潜力明显。尤其考虑到工学院从2001年独立以来才逐渐加强科研力量的培养,因此工学院的研究实力的不断提升可以促进塔夫茨排名更上层楼。但同时我们也应该认识到,受到塔夫茨规模较小等对于排名不利的因素影响,如果排名进入前二十还要克服许多困难,尚需一段时日。

塔夫茨大学—中国留学生最好的文化交流学府

曲院长:在美国申请大学之前,家长会带孩子亲自到每个学校参观体验,这是必须的过程。最后选择学校的决定并不是根据学校排名,很大程度上是根据对学校的参观体验。在这个过程中,和学校教务长的交流,和学生的交流,上体验课都可以让学生切身感受到学校的文化,考虑是否和自己的兴趣志向吻合。我希望告诉中国家长和学生的是,排名不是唯一标准,如果大学选择仅仅依靠排名,这是一个很大的误区,一定需要切身体会才能知道是否相契合。学生会在大学中度过四年宝贵的时光,学习仅仅是四年当中的一个部分。我以前遇到过一些在校的中国学生,到了他们快毕业的时候,十分后悔,四年当中都是三点一线的生活——教室、宿舍、食堂。中国学生背井离乡,冲破语言文化障碍,如果仅仅关注学习,那么为什么要花这么大价钱来美国呢?来到美国,是因为除了可以系统学习知识,还可以体验文化,深度了解美国社会,这部分才是在中国学不到的,才是来到美国的重要收获。恰恰塔夫茨大学在人文素养的培养上是全美领先的。

现在中国学生渐渐多了,我希望可以在学校见到更多的中国学生在校园增强中国影响力。

我在西北大学读书的时候,那个年代只有非常少的中国学生,来的中国学生会被校长邀请到家里做客。现在中国学生渐渐多了,我希望可以在学校见到更多的中国学生在校园增强中国影响力。中国人最早在1920年就大规模来到了美国,那时候作为劳工,建设了美国今天的铁路系统,可以说没有中国人就没有今天的美国铁路系统。作为中国人,我们必须骄傲!美国是一个大熔炉,我希望更多的中国同学熔进来。第二个原因,如果你考虑到中国的经济高速发展,除了技术,我们需要更多的人从西方学习社会学、政治学 (等人文学科),不管你是留在美国还是回到中国,都会对中国有所益处。国际化是不可避免的,我们需要年轻的一代了解西方,可以真正和西方交流,从而建设中国。中国社会在过去30年,科技经济进步了非常多,接下来,我们需要在社会精神建设,法律法制系统建设等方面加大投入。所以年轻人也应该关注这些方面。

 

寄语工学院学子—努力做时代创新的缔造者

曲院长:当你考虑这个世界时就会发现科学技术是全球一体化的驱动力,就像热力学、结构力学或者有机化学 (曾经在人类历史上的重大意义)。我们人类的每一个历史分水岭都是由科学技术决定的,不管是从石器时代、青铜时代,还是近代的工业革命。我们已经迎来第三次科技革命,而且很快要迎来第四次。人类的工业革命发展进程是在一个不停地加速阶段,比如90年代我们使用的“大哥大”,从当初如砖一般的大小到现在成为能一手操作的最先进的设备。对于十年前来说我们现在拥有的科学技术就如同科幻小说一样。这些例子说明我们今天在学校学习的东西,过几年很有可能就是落后的、被淘汰的技术。就比如 (小编所学的) 环境工程,例如说做土地调查,我们现在有GIS (地理信息系统),RS (遥感) 等,这些技术的发展之迅速以至于你根本不用翻山越岭地去实地考察。现在有个说法:二十年后现有的职位将会减少40%,它们将会永远消失。以往不少的职位都被自动化和电脑取代了。就连律师这些现在很紧俏的工种以后也有可能消失。甚至作家,你以为写作这一类创造性的内容就只有人脑才能完成?你错了,现在机器也能做这些工作了。我在西北大学的时候认识了两位教授,一位专业是电脑科学,而另一位是新闻学。他们之前做了一项研究,可以实现由电脑发送一场比赛的“即时讯息”。它们现在可以通过大量的数据语库来“写”出给读者看的内容了!

所以说,我希望我们Tufts工学院的同学能成为以下的几种人:第一是有长期的学习能力的人——能很快地接受新知识和新领域;第二,我希望我们的学生能成为企业家型的人才。虽然有很多的职位会消失,但是同时也会有很多新的职业被创造出来。历史新老交替之快,以至于我们都不能预测下一个旧工种将会什么时候退出历史舞台以及新工种将会何时出现,就更别说 (预测) 我们所需要的技能了。所以说与其成为科技革命发展的受害者,我们为什么不能成为这些发展的受益人呢?我们的目标就是教会我们的学生如何去创造这些职业。乔布斯之所以厉害是因为他创造了一个产业。我们也希望我们的学生能有这种技能和想法,创造并推动科技变革的发展!

总之塔夫茨会尽全力帮助那些想要做出自己一片天的学生,让他们拥有改变世界的机会!

目前最新数据显示2015届工学院本科生就业率87.5%,塔夫茨文理学院的就业率84.9%。这是一个比较理想的数字,因为不少的美国学生并不急于在毕业之后立即工作,不少人选择毕业后花一年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Gap year)。另外一方面不少学生都选择自己创业,虽然这部分的比例不是很高,但逐年增加。在支持学生创业方面,我们有Gordon Institute等项目不仅对学生进行相关教育,也提供不少比赛和项目经费。工学院同学创业的例子比比皆是,我知道有一个大三学生改进了一个有关于手机的技术,让整个手机的制作成本仅15美元。另外一个叫“Blue Apron”的网站获得了很大的成功,可以把顾客所需要的食材都准备好并且提供送货上门,其中一个创始人就是我们计算机专业的学生,现在在美国国内已经小有名气。还有学生研发出帮助车主找附近停车场的app (应用程式),已经获得了投资人资助。总之塔夫茨会尽全力帮助那些想要做出自己一片天的学生,让他们拥有改变世界的机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